Germinal

您的羽毛笔掉了(●'◡'●)

【肖邦同人】Polonaise in A-Flat(降A大调波罗乃兹)

【背景设定:肖邦已与桑夫人决裂,卧病在床,肖邦的姐姐前来巴黎照顾他。】

相关事件发生时间与史实稍有出入。

CP意味几乎没有,然而强行打Tag。


    “我和弗朗茨见面了。”他是坐在床上的,眼里闪过转瞬即逝的光亮,“我没想到他会来拜访我。他说他今天愿意为我演奏任何乐曲。我亲爱的路德维卡[1],你也知道的,以他的演奏水平,‘任何乐曲’并不是一句玩笑话——就如我在信中常常提到的那样。 

    “我请求他演奏我的降A大调波罗乃兹。我已经很久不能完美地演奏它了,我的体力不够支撑我那样做。我听说他也很喜欢这部作品,甚至听说这是他常年的保留曲目。 

    “他十分愿意他的弗雷德里克效劳,他是带着笑意这样说的。而后他便坐上了琴凳,开始在面前的黑白键上施展他的魔法。” 

    “可是,弗雷德里克……”英德热耶维乔娃夫人有些欲言又止。 

    “但是,一切在这时开始变得不可思议了……”他只是顿了顿,因为突然的激动,升高了音调,与他之前由于气息过浅而表现出的克制音量形成了并不太明显的对比,“我听到他奏出了降A大调的音符与波兰舞曲独有的节奏,但那并不是我预想的曲调。[2]我确信那也是一首降A大调的波罗乃兹,但那首我从未听闻的曲调带给我的奇妙感觉,我难以言说。它简直惊为天人,是天才的作品。它没有过多的装饰音,而是用最朴实真切的方式叙事。它充满了被突然的变动所刺伤的忧郁,平安中的惊慌,忍无可忍的叹息。[3]那首乐曲充满了幻想,这样的气质被他演绎得更加明显强烈。有那么几个瞬间我甚至分不清楚,这到底是他的演奏还是源自我内心的音流……” 

    一阵突然的猛烈咳嗽打断了他。他一手下意识地紧捂着嘴部,一手示意姐姐把他的手帕拿给他。 

    “弗雷德里克,你看上去不太好。”英德热耶维乔娃夫人的显出担忧的神情,但语调一如既往地亲切而温存。她将手帕递给了她的弟弟,她亲爱的病缪斯。而后她很快在纯白的手帕上发现了鲜红的血迹,她轻轻皱了皱眉:“你在咳血,接着躺下睡一会更好些。” 

    “不,路德维卡,听我说完吧。”等这该死的咳嗽变得轻微一些之后,他接着说,“这首乐曲让我联想到太多的往事了,关于波兰的,关于我的:华沙的乡村、斯图加特的钟声、田野上的‘黄昏时刻’,甚至是最近克拉科夫的起义。是的,克拉科夫的起义,波兰自由和独立的尝试,它又一次失败了![4]……你知道我在异国是怎样的空虚而无聊,你是幸运的,路德维卡,而我有家难归!我现在只能依稀记起家乡遥远的歌……[5]我无法控制我的眼泪,当着他的面,我掩面而泣。我希望他并没有发现我的狼狈模样。 

    “曲终的时候,我已经记不清当时的情景了。但我一定问了他那首乐曲的名字。他可能告诉我了,也许没有,至少我现在一点也记不起来了……我甚至已经记不清他当时是怎样离开的。”他轻声叹息,目光有些迷离,“路德维卡,我亲爱的姐姐,请不要拒绝我。我想和弗朗茨在信中问清这件事,你是否能帮我打听一下他的……” 

    “弗雷德里克,你可能病得太严重了。”英德热耶维乔娃夫人将他身后的床垫移开,温柔地扶着他躺下,而后她迟疑了一会,“李斯特没有来过。” 

    他稍稍睁大了他的灰色眼睛——因为虚弱,他始终是垂着眼的——看着他的姐姐:“你说,李斯特没有来过?” 

    “是的,李斯特没有来过。”英德热耶维乔娃夫人叹了口气,同时轻柔地将手伸进他的栗色鬈发,将他的乱发理顺——也许更像是出于安慰与爱怜的亲昵,“听我说,弗雷德里克,虽然我不愿意这样告诉你,这可能只是睡梦中的情景,或者只是肺结核病人单纯的幻觉。这是不可能完成的请求,请原谅我。” 

    对方没有回答。 

    “我不知道你是否听说了,”她将声音放轻了,“李斯特先生这段时间不在巴黎,他正在波恩为贝多芬纪念碑一事忙碌,以及为狂热地喜欢他的德国人开音乐会。”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他再次垂下眼,将头偏向一边,声音轻得像落在地上的羽毛:“是的,热闹总是他们的。弗朗茨又怎么会放弃他的听众们……”

    英德热耶维乔娃夫人不知道是没有听见还是不知道如何回答,她只是看着他侧过身,背对着自己。 

    “我想我需要小睡一会,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就好。” 

    英德热耶维乔娃夫人下意识地说了一句“好梦”,但在说出口的那一刻她就开始了自责。 

    她只能祈祷她的弗里兹没有听到。她沉浸在自责之中,快步走出了房间,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桌前凌乱的乐谱之中,有一张墨迹新鲜的、涂写着夸张连音线的波罗乃兹断章。[6] 


[1]路德维卡·英德热耶维乔娃,肖邦的姐姐。 

[2]很明显,肖邦希望李斯特演奏的是被称为“英雄”的降A大调波罗乃兹。 

[3]引用自李斯特对肖邦《幻想波罗乃兹》的评价。 

[4]1846年波兰克拉科夫起义失败。 

[5]“依稀记起祖国的歌”,见肖邦1848年给友人的书信。 

[6]《幻想波罗乃兹》的前几个小节有长乐句,谱面延音线的长度夸张。


一些解说:

肖邦在梦中,或是因病产生的幻觉中见到了李斯特并请求他演奏降A大调波罗乃兹(按照肖邦的预期是“英雄”波罗乃兹),但李斯特演奏了同为降A大调的《幻想波罗乃兹》,因病重神志不清,没有意识到这是自己最新正在创作的乐曲。

评论(4)

热度(20)

  1. 人間兵器Germinal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